一点点

黏糊糊今日

欢迎约稿
声控癌 经常性胡言乱语

翻出来的时候明白了什么是昙花一现

莫名吃下了纯黑×蠢黑这个cp…

没有想好标题


“我喜欢…哎呀!”
还没说完,我就被路边的小石头绊了一下,差点摔倒。这有点窘啊,我的脸腾地红了,急忙看向走在右边的利。
“你好,我是利。”
染着栗色头发,穿着连衣裙的利向我微笑。
“骗人的吧。”我愣了愣,脱口而出。
刚刚走在我身边的利明明是和我同年级的,穿着制服,黑色短发的女生。
“是20岁的利。”她朝我吐了吐舌头,虽然脸和利一样,但利几乎没做过这样的动作。
我有点怀疑这是我紧张过头的臆想了,我眨了眨眼睛,看见她诡异的如同以前的老电视换台一样闪烁起来,变成一个穿着套装和高跟鞋的女人。
“利?
我小声的说,也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问她,她变回了黑色的短发,只是仍不是我所知道的高中生利。
“很久没有见了。”
她脸上有些疲惫的神色,但是仍然向我微笑。
“呃…嗯…”
我勉强答应着,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。这如果是梦的话,我又怎么能感受到额头上的汗呢?
我们之间沉默着,她又闪烁起来,淡棕色的波浪卷发代替了黑色短发,她看着我,露齿一笑,眼角折起一道笑纹。
“这样的你倒是很久没有见到过了呢。”
“请问你…也是利吗?”
“我是四十一岁的利。”
她拢了拢头发,我留意她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,这才使我发现她与之前的利不一样了——
“你…您结婚了吗?”
“是啊,很幸福呢。”
她再次露出笑容,仿佛少女一样眼睛里闪着光。
“是……”
和谁?我本来想问,可她再度闪烁起来。
“啊!你才这么大呢。”
头发上有些许白头发的这个利看见我,很惊讶的样子,一边叹气一边笑着,“年轻的时候真让人怀念啊。”
“你也很年轻。”
我说的是真话,她虽然有了白头发,但是气色很好。
“你现在是高中吧?我记得你曾对我说,高中的时候喜欢过我。”利掩住嘴笑了一下,她无名指上的戒指换成了绿宝石的,她站在傍晚丝丝的风里,神情温柔,“非常谢谢你。”
我呆呆地,看着她闪烁起来。
夕阳里,坐着轮椅的利出现在我面前。
“你这是…”
我很迷惑,她看起来并不是要坐轮椅的年纪,甚至跟刚刚的利并无什么差别。
“哎呀,人老了,总是有病的。”
利交叠着双手放在腿上,微笑着看着我,“看到这样的你,就觉得我自己已经很老了。不过,能再次和这样的你遇见,也是不得了的奇迹啊。”
大概是感应到即将到来的黑暗,路灯亮了起来。黑色短发,穿着制服的利疑惑地看了看周围:“为什么这么晚了?”
我张了张嘴,发现发不出来声音,于是咳嗽了一下:“利…”
她看着我,偏了偏头,脸上仍是疑问。
“我………”
我的声音像是被倒带一样,我看看自己的身体闪烁起来。
“我喜…”
“我喜欢…”
“喜…”
“我…”
“喜欢…”
我看着利的视线一会儿高一会儿低,衣服飞快的变换着,身体渐渐有些疼痛,在这疼痛的时候闪烁停止了一瞬间,但马上又继续,我看不清利,也看不清自己,害怕起来。
“我喜欢你!”
我在这闪烁间,拼尽全力大喊了一声。
与此同时,我看见我的高中制服停在了我的身上。

还是专辑封面

因为之前看见一个太太临摹了很多专辑封面 很有意思所以也跟风画两张
超喜欢封面的姑娘!

咸鱼工厂上班的第二天,升上了案板。

想起了以前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焦虑至极的时候 总觉得又快来了

莫名觉得高中生椴×黑道choro会很好吃…
年下使我兴奋

一个智障小脑洞 恶魔oso和堕天使choro 因为想起了老头放胡子的故事
其实是可以收起来的哈哈哈哈哈哈

神堕

接上次的堕天使与女神